烂漫莫名

苦,果。

情话

朱星杰的眸子蕴含着脉脉的情潮,一卷柔暖的狂流引着王琳凯坠入这灭顶的沉泉。王琳凯望着,自知深陷其中,自甘深陷其中。朱星杰开口道:“我的小鬼,我第一次见你,就被你吸引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那双眸子,我发现里面泛着点点星光,我说,老天,这双眸子也太清澈了,这光映在上面也不愿离去。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你自己眼底的光,我才知道,你从光中来。到最后我才认清,你不是天光,你只是,照亮我的光。”

【星鬼】万物化作风,牵着我走向你

古风 甜 HE


有个bug,古代唤名为忌,但没有办法,只好抛却掉它了。




月意稍清,流银青瓦,阴道小路。柔风甘雨中夹花,千里送香。逸红落在一幅古旧的牌匾上。医林馆。


这幽雅的小医馆,急人竟来。


王琳凯本解衣欲寝,且听见这叩门声,速速披上薄裳,前去迎人。


待开门,王琳凯也着实惊了一惊。


面前人满身疮痍,浑然是个血人。


那人开口:“实是让您所惊,劳请您扶我一下,若污了您的衣物,实属抱歉。”


王琳凯倒也不甚在意,自顺扶起那人,道:“无妨,我本是医者,救伤乃医者之务,我先扶你去搽些药粉。”


扶至台前,王琳凯取了些药粉,倾倒于掌心,又敷于那人伤之所处。


大抵是刀伤,王琳凯暗自嘀咕,这刀口长约半尺,深至半寸。伤得真深啊。


王琳凯细细端摩起那人,那贝齿莹莹亮润,唇又极艳,唇红齿白,那眼又好似一汪幽潭,深之所及,有个千百里。


当真是个好看的人儿!


王琳凯自幼嗜美物,当那人抬头,王琳凯则笑问:“先生可否道出姓名,我倒是想交个朋友了。”


那人愣了愣,道:“鄙人朱星杰。”


王琳凯自知不大礼貌,正了正倒在朱星杰背上的身子,回道:“王琳凯。”


朱星杰和王琳凯相视而笑,王琳凯直笑得没了眼。




朱星杰在这小医院里歇息了几日,愈伤调息。


王琳凯整日围着他,活脱脱似个小猴子,张口便是“杰哥杰哥”地叫,那小嘴真犹抹了蜜一般甜,不,比那蜜还甜了三四分。


朱星杰常揉揉王琳凯的发顶,倒也叫听惯了,偶逢闲适,也会唤王琳凯声“琳琳”“崽崽”。


王琳凯这小医馆平日鲜少有人光顾,他以前常提笔赋诗,再低声吟唱上一二句。


一日朱星杰不能安寝,就起身望月,冷辉拂身,清幽宁静,那素光萦绕在朱星杰心头,久久未散。


猛然瞧见王琳凯玉立在自己身旁,朦胧的光笼着他,又衬上这夜的漆墨,恍如踏着光前来渡这众生的仙。


“怎么了?”


“杰哥,我睡不下。”


朱星杰暗思,原来愁夜人皆愁,又望望天,嘴下溢出了几声浅调。


“我想一睁眼,你就睡在我身边。


月光漫过了床沿,我无法入睡,


这一整夜……”


王琳凯随着轻点头,那眸子映着光,空明凉净。


他问道:“杰哥,这曲名什么啊?”


朱星杰怔了,头摇了两摇,答道:“没想。”


王琳凯眯了眼,埋头思索了一会儿,即刻蜜笑了起来:“那就唤做《失眠夜》如何?正好衬这景儿这人儿。”


衬这景儿是自然,明月悬夜,好看得紧,朱星杰浅笑着抚了抚王琳凯的俏脸:“也好。”至于这人儿……怕是比这景儿,入我心多了。


王琳凯收了收袖袍,把玩着朱星杰的发尖,忽而问道:“杰哥,你是做什么的?”


“我的小鬼啊……你知道剑客吗?”


“略有耳闻,杰哥真是那逍遥走江湖,腰间别这一把利剑,往前一站,便侠气震天的威武剑客吗?”王琳凯扬着手指,西点东指地蹦跳着说。


朱星杰扶额,这小家伙,定要将他夸上天了。


“剑客,其实不似你说得那么威风,我们手上沾着人血,早已不是什么好人。”


“可杰哥……”


“我杀的自然都是大奸大恶之人……收钱做事,但还是要保留自己的底线。”


王琳凯悟然点点头,眸子又亮了。




春绿渐浓。


朱星杰于树中抚琴,这一引,引来了王琳凯。


掩映在叶间的一双人影,恍惚间以为是一对神仙眷侣。


静聆佳音,悠绵的古琴与圆润的嗓音相互交缠。


这曲子大抵讲的是一男一女相遇相识相知相伴。


嗯,相爱。


朱星杰忽而停住了,王琳凯莫名地看他。


朱星杰的眸子蕴含着脉脉的情潮,一卷柔暖的狂流引着王琳凯坠入这灭顶的沉泉。王琳凯望着,自知深陷其中,自甘深陷其中。朱星杰开口道:“我的小鬼,我第一次见你,就被你吸引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那双眸子,我发现里面泛着点点星光,我说,老天,这双眸子也太清澈了,这光映在上面也不愿离去。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你自己眼底的光,我才知道,你从光中来。到最后我才认清,你不是天光,你只是,照亮我的光。”


飒飒飒,风声盈跃,相拥的两人连嘴角都露出几丝甜醇。




有一日,朱星杰出去会朋友,王琳凯只顾得配药,没听得怎么细。


朱星杰来到了一家陈陋的酒馆,落座于一人对面。


“周锐,许久未见,我也怪想你的。”


“诶诶诶,这话从口出,莫由心出。说吧,最近何事让你抽不开身来与我这老友喝个几两酒的?”


朱星杰抚眉失笑:“是,只是家中多了一人照顾。”


“不出所料……你明白的,无论你如何,他定是要受委屈的……稍等……”周锐取出一封信,“需谨思。”


朱星杰拂袖接过信,面色凝阴。




翌日,王琳凯醒来,却怎么也寻不到朱星杰了。


王琳凯心下一片焦急,转过身去,赫然瞧见了一封信置于桌上。


“我的小鬼:


展信安。


待你读到这一行时,我定然是走了的。


你不必挂念我,只是因为一些世俗烦扰着我,我不得不动身前去。


如若念起我,竖耳听,那风中,肯定携着我的歌声。”


王琳凯一软,瘫躺在地上。




腊月寒冬。


无人问津,王琳凯独坐在柜台前。


病痛易消,思念之痛,深至肺腑,药石无医。当他念起朱星杰,昔日暖情如春风拂过他的心,心头又如沾了蜜一般。


杰哥让他听风。


这腊月寒冬,北风寒狂,呼啸而来之时,王琳凯但觉得身愈冷,心愈痛。


风携不来杰哥,它只是似狂翻的利刃乱无章法地剐,你看那心,刀痕纵横。


“扣扣扣。”传来三声叩门声。


王琳凯心下疑惑,谁人会在这深更半夜到来?


起身迎门。


王琳凯一打开门,泪就簌簌地下来了。


门前不赫然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吗?


朱星杰满身疮痍,浑然是个血人。但他笑,笑得眼里盛着三春温水。


王琳凯扑上去抱住了朱星杰,抽噎着于朱星杰耳边耳语:“杰哥,我的杰哥……”


朱星杰轻轻拥住了他:“嗯,我是,我最亲爱的小鬼。”




后来江湖流传,那原走南闯北的朱大侠,如今找了个小郎中,想要享尽一生荣华富贵。


嗯,与你一起,便是我的荣华富贵。




END




最近比较累,什么都不想干,一看我寥寥无几的粉丝还掉粉了,先发一篇吧。



































生日快乐

5月20日。

朱星杰给小鬼买了一束花,他又笑着和小鬼聊起那些陈年往事。

“晚安,生日快乐。”朱星杰对着小鬼说,然后带着泪入梦。

月光洒下来,照在床头,相片里的小鬼笑得黑白分明。


明天可能是古风。

【星鬼】哦,这该死的爱请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社联会长星X痞子rapper鬼
早上。Rap社。
“干。”王琳凯抓了抓脑后束成一把的脏辫,咬着牙低声咒骂道,“又得迟到了。”
推开门,又看到了蔡徐坤愠怒的脸。
真背嘿。
“你说你怎么又迟到了?这个月怎么也得第三次了。”
“我这不是起晚了吗?吼什么?不是说排练9点才开始的嘛。我不也不算晚嘛。”王琳凯本来想道歉,但是蔡徐坤这一吼搞得他心里挺烦的,就怒气冲冲地顶了回去。
“你现在挺冲的是吧?你是不是……”蔡徐坤点点王琳凯的眉心,压着声音回道。
“行了,蔡队,小鬼就这样,你跟他计较呢?”黄明昊打着哈哈圆场。蔡徐坤挑挑眉毛,显然是不太高兴,但也是让王琳凯走了。
黄明昊悄悄把王琳凯拉过来,嬉皮笑脸地问:“什么妞啊?能让我们鬼哥迟到?”
王琳凯斜了他一眼,怏怏地回道:“你真别提,干,就昨天那妞,新搞上的,不知道怎的,那叫一个欲求不满,我跟你讲,昨天我都讲过我要睡了,结果那个女的你知道怎么了嘛?她半夜竟然他妈给我搞69?!”
黄明昊咯咯笑着拍王琳凯的背:“鬼哥牛逼啊。”
王琳凯拍掉了黄明昊的手,皱着眉嚷道:“你懂屁啊?!那新搞的马子不听话,干她个百八十回的还他妈要?!她真当老子是打桩机……”
王琳凯的嘴被黄明昊捂上了,刚攥起拳想给黄明昊一下子,结果抬眼看到了一个男的。
白的发光,长的蛮帅,不过就是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切,小白脸。”王琳凯说。
朱星杰眯了眯眼,眼前这个说他小白脸的小孩绑着一头脏辫,个儿不算太高,但是肯定不能说矮。衣服本不宽大,但套在他身上就是松松垮垮的。太瘦了,好像野情点火还挺多的。朱星杰暗暗想着,哦,就是个小鬼嘛。
王琳凯总觉得朱星杰那个眯眼好像是瞧不起自己,抬起胳膊想给他一拐,被王子异拦下。
“bro,别太冲动,这是社联会长朱星杰,负责咱们这次参赛的学长。”王子异按下王琳凯的臂肘,蔡徐坤接过话茬,“你可别得罪了人家,那可有咱们好受的了。”
王琳凯一甩胳膊,火气未消,恼怒地横了朱星杰一眼。
朱星杰倒是轻飘飘地看着王琳凯。
“哦对了,星杰,你要不看看排练?”蔡徐坤想起什么似的问朱星杰。
王琳凯嘟嘟囔囔:“脑子进屎了?找个外行人来看?”
好在蔡徐坤没听见。
“哦好吧……我看看,第一个是……”朱星杰翻看着手中的名册,“先看Lil ghost小鬼的准备吧?来,是谁?”
王琳凯暗暗啐道,站前一步,低着头闷声说:“是我。”
朱星杰看着王琳凯笑了,还真叫小鬼啊。
王琳凯怒骂道:“干!你笑什么笑啊?!

朱星杰轻轻嗓子,但眼角还带着笑意:“好好好,你来吧。”
结束过后,朱星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刚走回去,黄明昊就拉着王琳凯:“唉?你看那个朱星杰,好像还蛮厉害的。”
王琳凯敲敲黄明昊的头:“你脑子里只有魔芋爽了吧?那个朱星杰我看就他妈不是啥善茬儿。”
说完还看了朱星杰一眼,还真不像好人。
从Rap社离开后,王琳凯骑着机车打算回家赶紧洗洗睡了。结果他去买水的路上就碰到了几个满面青彩的壮汉。
干。王琳凯心里暗骂道。
“你就是王琳凯?”带头的那个光头问道。
“怎样?要干架啊?”王琳凯笑嘻嘻的问。
“你睡了老子的女人,还他妈挑衅我是吧?”光头叼起根烟,发狠地问。
“要上一起上,小爷没那么多时间候着你们。”王琳凯环顾一圈他带来的人,有3,4个,觉得有点悬,但是眼前只能这么说了。
光头阴沉着脸,抬起腿就朝着王琳凯的脸踢去。
王琳凯闪身躲过,一个膝顶,算是结结实实地给了那光头一下,但是周围的那几人也开始了动作。
王琳凯躲过了几招,又锤了那几人几拳,但是很快,动作就渐渐慢下来了。一拳正正当当砸在了王琳凯的嘴角,王琳凯
啐出一口血沫。
出去的动作渐渐绵软无力,又挨了几下的王琳凯眼前一花,浑身翻着尖锐的疼痛,倒在了地上,隐约间听见那几个流氓骂了几声就走了。
眼前闪过一双鞋,王琳凯抓住那人的裤脚,低声说:“带我……去……去医院……”
随即晕了过去。

醒来后王琳凯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白房间里。
“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靠,怎么是你?”王琳凯看着眼前人,疑惑道。
“你要我送你来医院的,我不能坐视不管吧?”朱星杰皱皱眉头,这小孩怎么老讲脏话?
“医生说你身上的伤都是皮肉伤,稍微养几天就好了。”
“哦。”王琳凯愣愣地回答,他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手机,示意朱星杰他要接电话。
“喂……?臭老头,找我什么事?要我回去?干嘛?哈?!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去看那个男孩儿的,不可能!我不想听你说了!非得要我说的更难听是不是?!”王琳凯情绪激动地冲着电话那头嚷嚷。一气之下他挂掉了电话。
“我能去你家吗?”王琳凯扭头问朱星杰。
朱星杰本想拒绝,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就住一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好,你来吧。”
缘分的开端。

TBC.

【星鬼】宝贝儿改名记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算我的
HE 无脑甜甜甜
激情产物 极速短打

朱星杰家里养了一条阿富汗猎犬,叫宝贝儿,他也是宝贝得不得了,天天回家就是宝贝儿长宝贝儿短。

他原来也坚持每周自己给宝贝儿洗一次澡,他说宠物店的人都打狗,不好好洗。但是奈何工作和阿富汗猎犬实在是洗起来太麻烦了,他只好把狗送到宠物店去洗。
可是他又不放心,找到了周彦辰,说他想找个好点的负责任的宠物店。

周彦辰手下吃鸡手正热呢,想也没想就回答:“就我家门口那个。”
结果朱星杰真的把狗送过去了。

一进门,风铃清脆地响,一个眉眼弯弯笑得很阳光的少年迎了上来。

日辉镀在王琳凯的周身,睫毛上的光斑随着颤动而跳跃,一双眸子映着太阳的灿笑,牵起的嘴角下有一排洁白无瑕的贝齿,明眸皓齿,仿佛是从光里走来一般。朱星杰看愣了神,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直到王琳凯出声才把他拉了回来。

“先生,您是来寄养还是来给狗洗澡的?”

“哦…那个,我是来洗狗的。”

“哇!是阿富汗!哥们儿,这狗很少见的,叫什么名字啊?”王琳凯看到宝贝儿后摸了摸它的头问道。

“宝贝儿。”朱星杰盯着王琳凯说道,朱星杰也笑了起来,这小鬼还挺闹腾的。

王琳凯倒没怎么注意,看着宝贝儿,嘴里咋咋作响地逗狗,宝贝儿也不知为什么,一点警惕都没有,开心地摇起了尾巴。

很和谐,如果排除掉站在一旁的朱星杰的话。

王琳凯和朱星杰把狗一起抱到了洗澡间。王琳凯边给狗搓着沐浴露边说:“哟哟哟,你看,这毛不太行,既然是铁包金,那黑毛就得亮,这毛色不够亮,拿高压锅给它弄点三文鱼骨,还有那出来的鱼油,也得给它吃了。”

“妈呀!你这狗这尾巴咋这样了?”

“这牙你给买个那种刷牙棒,叫它咬咬,要不这牙…啧啧啧…”

最后折腾了半天才把狗吹干,梳好毛。朱星杰就一直看着王琳凯忙上忙下,心下还想着这小孩怎么跟猴似的?

“诶呀,我得登记一下,来,您给签个名。”

朱星杰接过笔,一笔一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琳凯看着透着苍劲的三个大字,吹了声口哨:“那我就叫你杰哥吧!以后也得常来啊,杰哥。”

交完钱后朱星杰依依不舍地走了,他还想多看看王琳凯呢。

之后,朱星杰就每周都光顾一次宠物店,还加了王琳凯的微信,美其名曰:“讨论一下宝贝儿的问题。”

后来朱星杰慢慢的光顾的频率逐渐升高,一周一次变成一周两次,一周两次变成两天一次,今天给宝贝儿做个spa,明天给宝贝儿买个狗链啥的。

真拿钱当纸烧呢。他究竟是为了什么,狗还是王琳凯,也只有他自己本人心知肚明了。

朱星杰老借着狗撩拨王琳凯,盯着王琳凯“宝贝儿宝贝儿”地叫。看着王琳凯泛红的耳尖,他能开心一整天。

他每天最大的希望就是推开宠物店的门,听着王琳凯响如炮仗的一声“杰哥”,然后笑没了眼睛把身子挂在他身上。

看看看,这又来了。

趁着王琳凯把宝贝儿腹下的毛扎起来以免沾上尘土的时候,朱星杰看着王琳凯,笑嘻嘻地问他:“你不觉得你很像宝贝儿的妈妈吗?”

王琳凯翻了个白眼:“我要做也是做它老爸OK?”

朱星杰揉揉王琳凯柔软的头发,轻轻的说:“我是它爸爸呀。”

一瞬间沉寂下来,王琳凯震惊的眼睛盯着朱星杰。

“杰哥,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你觉得呢?”

“如果我要答应了,你会怎样?”透出一种狡黠。

“我会宠着你,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儿啊。”

“得了吧。”王琳凯看向宝贝儿,“它呢?它不是你的宝贝儿吗?”

“那给它改名,叫儿子,正好你是我的宝贝儿,它是挨打的儿子。”朱星杰揉着宝贝儿的毛说。

“杰哥,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王琳凯大喊着扑向了朱星杰。朱星杰抱着他,轻声说:“知道就好,我的宝贝儿崽崽小智障。”

宝贝儿:???朱星杰,你这实在是下水道——过分了昂。没我你都成不了,结果我就成了你儿子?

周彦辰:我他妈以为他是和他家狗一起洗个胡巴傻狗鸳鸯浴呢,结果找了个男朋友回来虐我?

宝贝儿和周彦辰:造孽啊!

缘,妙不可言。

END

待此花开

待此花开

莫关山,
是个将死之人。

贺天走过风风雨雨,自是笑看别人的人生百态,如清风穿堂,从不多作理睬。
嗯,鬼差自然是如此。
贺天,是个鬼差。
花开了。
舞动的粉影映在那交错的树枝中,时而隐烁。
本应绿肥红瘦,怎的花开的这么艳?
待此花开,定有苦命之人相随。
这莫关山……
贺天眯着眼,手指轻轻划过下巴。

相传这世间,有一剑客行走江湖,无人能敌,他于这江湖上啊,唯快不输。
此人唤做莫关山。

贺天下了凡,身着一袭白衣,嘴角总是挂着一抹淡笑,不知是忧是喜。
那人在喝酒。
莫关山喝的畅快,喝的晕红了脸,喝的迷蒙了眼。
贺天手托着下巴,眼里灌满笑意淡淡的看着。

莫关山醉了。
贺天慢慢踱步,定定地站在莫关山面前。
莫关山轻轻抬眼,眼里是柔火万缎,那会烧着贺天,乱舞的火苗烧的他心痒。

“嘿,比剑嘛?”
“哈,你他妈傻逼?知道老子是谁吗?先滚回去再长几年,好入的了老子的眼!”
贺天摇头,那双漆黑漆黑的眸子映着莫关山。
“自然是要赢的。”
云淡风轻的像一片叶。
“小子,真几把有胆啊。你他妈来啊,我让你三剑。”
剑影纷杂,晃的人炫目。
莫关山不慌不忙的一一挡下。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他莫关山,唯快不输。
贺天轻勾嘴角。
莫关山,输了。

自此,贺天总是缠着莫关山。
俩人自是纠缠不清了。
一起看花灯,一起去打猎,一起去浪迹江湖。
这倒不像苦命之人。贺天细细琢磨。
他望了眼莫关山。

他们一起吃糖葫芦,贺天会常常偷吃一口莫关山的,然后对这莫关山,笑的比糖葫芦还甜。
“你傻逼吧?”
莫关山的眉间挤出了几道深深的沟壑。
贺天抬手轻轻的点着莫关山紧皱的眉头,本想说一句“皱眉头不好”,竟生生忘记了,他看这莫关山看的出神。
手指缓缓描绘着他动人的眉眼。
莫关山的小脸漾起了一圈圈红晕,晕向了贺天的眼中。
贺天慢慢收手,自知失礼,淡淡启齿:“抱歉,失礼了,有点走神。”
莫关山偏着头,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作默许。
其实,他的脸红得不行。

一次喝醉酒,莫关山抽噎出声,肩膀也一起一伏,紧皱的小脸上淌着莹泪。
贺天慌了,忙问怎么了。
“艹,你个傻逼,老子喜欢你,他妈喜欢你,可以了吗?!我……”
贺天心里微颤,看着莫关山,抬手摁住了他的脑袋,狠狠吻了上去。
眼泪,是咸苦的。
贺天知道,这只是任务。
莫关山很高兴,但是面子上总是凶狠。
贺天弯着笑眼,揉揉他的发顶。
扎扎的。
但意外的很舒服。

贺天带着莫关山去看了桃花。
花儿朵朵紧紧依着,满簇满簇的红粉佳人。
莫关山的发色红艳艳的,更衬这色儿。
贺天看着莫关山,眼睛里满盛着柔情。
这花开了,红肥绿瘦。
贺天抱着莫关山,紧紧的,不想松开。
莫关山轻轻抬手,扣住了贺天的腰。
贺天低头吻住莫关山,不同往常的深情款款。
莫关山也哭了,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
嗯,甜的。
贺天默默告诉自己,
只是任务。
好像,任务玩脱了。

贺天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莫关山。
有些惴惴不安。

那天雨夜,莫关山轻牵贺天的手。
雨丝连绵,勾勒出莫关山朦胧的模样,渲染出一丝独属于他的勾人心魄。
贺天站着,看那烟雾缭绕,看那雨中的他。

近几天有事要走,附近有人死了。
望着莫关山,贺天低下头,沉默。
等莫关山回家睡下了,贺天才独自离去。
莫关山醒来,头晕晕的。
脸烫的不行。
感冒了吧,淋了那么多雨。他想。
上一次感冒,是在什么时候?
小时候吧?大概……十一二岁?
那时候……好像印象中只有一片殷红的血污……
还有那种被屠尽家门的痛。
好难受。
真几把……
想哭啊……好像自己这样……挺他妈可笑的……
莫关山笑了,笑眼盈盈中是冰冷的泪,嗒嗒地染湿了被单。
他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哭得痛彻心扉。
贺天……在他妈哪儿?好想他……
莫关山被沾满泪的手紧攥着。
春意盎然,花开的那么艳。
他的心里是无尽的冷。
在他最无助时,贺天却不知所踪。
喝一口他的温柔,却坠入灭顶的狂流。

贺天悄悄回来了。
只见空留床,
了无床上人。
他的心里升起了一团乱火。
找不到他。
去哪儿了?!
贺天寻遍了这屋,却还是不见那人的踪影。
无助翻涌,涌上了头,通红了眼眶。
……酒楼!
贺天不顾衣衫狼狈,疾疾去了酒楼。
只见得欢笑升腾。
这酒楼,歌舞依旧,怎的寻不到那人?
贺天眼角渗了几点泪,心里一阵难受。
忽而听见那台上,悠悠荡荡传来的歌声。

瘦马纵身骑,策马扬鞭去。
江湖危机藏,枯叶一扁舟。
玆此一挥别,天涯各一角。
关外野店寒,卧榻思佳人。
独面窗酌酒,醉里愁更盛。
露重知夜深,梦中殇己情。
春辞秋覆至,华发去青丝。
一场繁华尽,难诉离人愁。”
偏生这难诉离人愁。
莫关山喝醉了,他上来唱这首歌,就是想一吐为快。他想和贺天断了。
贺天看着莫关山,一时无语凝噎。
莫关山一脸阴戾,凶巴巴的,却盖不住那微微颤抖的嘴唇。
“贺天,该断了。”
紧握的手又松开。
“你自己说的。别后悔。”
“贺天,几把的语气好点,老子自然是不会后悔,傻逼才后悔。”

人流中,两人相背而去。
共同留下的,只有两滴热泪。
看这京城的花,依旧盛开着。

贺天是真的想莫关山,想得入骨,想的断肠。
莫关山总是一副云淡风轻,心里却总落得一阵酸涩。
但皆是不语。
贺天依旧是处理公事。
莫关山依旧是拖一把剑,仗走江湖。
我做我的阴府鬼差。
我做我的剑客浪子。
你我莫不相干。
只是,在那孤廖的夜里,思念愈发深烈。

京城的花快谢了。
贺天觉得留一枝花,当作留念也好。
莫关山觉得拿这花酿一坛酒,自是清冽,余芳深厚。
那花林里,片片落红乘风而起,轻飘在贺天的发尾。
带着夜露,摇曳到莫关山的脸上。
不期而遇。
“你这狗鸡怎么在这儿?”莫关山隐隐发狠地问。
“花要谢了,想来看看,倒是莫公子有何贵干?”
“这花不错,酿酒自然是极品。你这傻逼当然不懂。”
贺天轻轻挑眉。
“是吗?那还请莫公子多多指教。”
“还没见过酿酒?哈哈哈哈,想喝吗?老子请你。”
“多谢。”
他们都知道,这只是在用些闲言碎语,表达着自己的思念。

几碗酒下肚,莫关山的脸又红起来。
“傻逼……嗝,我告诉你……老子,可……嗝,他妈想你了……”
贺天小酌一口,便停下动作,望着莫关山,眼里装的是一汪春江水的温柔。
“你这丫逼都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小时候……可他妈惨了……”
说着说着,莫关山哭了。
莫关山的身世很惨,贺天知道,他看过他的命格。
自小遭受灭门之灾,后来就一直流浪。期间遇到很多仇人,他总是被打得很惨,头破血流,无依无靠,还没钱去看病,只能自己咬牙硬抗。流浪至今,才二十出头,就已经历过人生冷暖。
一想到这里,贺天心口一阵阵泛疼。
轻轻环住莫关山,下巴轻抵那人额头。
我能给你温暖吗?如果可以,我愿倾尽所有给你我的温柔。
“等下次花开,咱们就要永远在一起。”贺天喃喃道。

贺天沉思着,莫关山只剩两天时间了。
是时候了。
他轻轻吻了吻莫关山的眉角。

阎王府上。
“这是触犯了大忌!改命格,不可能!”
贺天淡淡地说:“我知道你看我不爽,如果你帮我改命格,我可以魂飞魄散,这样你也眼不见心不烦了。要不然这阴曹地府,恐怕没安宁之日了。”
阎王噤声,指尖轻轻敲打桌案。
贺天笑着说:“我看你也想这么干吧,痛快点。如果你改命格,帮我给莫关山抹了关于我的记忆。怎么样?”
阎王偏了偏头,算作默许。甩给贺天一把刀。
灭魂刀。

贺天仰天大笑,把刀狠狠刺向自己。贺天知道等着自己的是魂飞魄散。
一时风起,风凌乱的刮来,把贺天的灵魂一丝一毫地剥夺走。
贺天满面笑意,望了眼那花林。
这阴曹地府的花开了,也不知京城的开了没有……莫关山,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对吗?

我,只待此花开。

最后一个愿望的第一句我爱你(上)

最后一个愿望的第一句我爱你(上)
ooc
快死了完成愿望梗
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be慎入
1
莫关山病了。
准确来说…是快死了。嗯,癌症。半年吧。
当时听到这话,贺天的心脏像是被狠狠攥住了,像是窒息了,双眼通红通红,手上青筋暴起,脸上一片狰狞。
他很无力,第一次这么虚弱。顺着墙根瘫倒在地上。
他和莫关山,是最好的兄弟。
从高中就开始了,一个嚣张跋扈的校霸,一个人见人爱的校草,确实形影不离的好哥们,时光从未拆散他们。
但是,癌症做到了。
只有半年了啊……
心里空落落的,贺天想抽根烟,抬手摸了摸空瘪瘪的裤兜,哦对,医院不让抽烟,没带。
真尼玛烦。
他站起来,走向莫关山,看着莫关山脸色苍白,贺天的心隐隐作痛。
莫关山张了张嘴,贺天眯眼,细细听着:
“我…有一个愿望清单,要不是这几把癌症,可能我还有大把时间…他吗只有半年了…那个…咳…你能陪我吗?”
最后一句说得很轻很轻,好像在乞求。
贺天心一抽,算是给自己最好兄弟的送行了。
“好,我陪你。”

2
莫关山知道自己快死了,他想完成自己的愿望,但他没想到,贺天答应了。
也算是不留遗憾吧,父母也早就去世了,只剩他一人,也没什么牵挂。
唯独令他有所念恋的,就是那些年一起闹一起喝酒的兄弟。所以,贺天。
好吧,说走就走,这才像那个屌爆的大爷我嘛。

3
第一个愿望:
回学校看看老师,再吃一次校门口的烧烤。
莫关山和贺天来到了他们充满回忆的地方,又轻轻叩响了办公室的门,来开门的是原来教他的老师。
岁月的刀在她脸上刻下了难以抹平的痕迹,鬓已斑白,脸上却还是挂着温和的笑:
“关山啊,你怎么来了?”
“想来看看。”
“哈哈,也是有怀念吧,当年你啊……”
老师又开始絮叨当年莫关山干的好事,莫关山鼻子一酸,想到自己要死了,那真他妈的叫一个难过。
贺天看出了莫关山的难过,但是莫关山倔强的握着拳头,不肯流露出来。那头刺刺的红发,贺天想轻轻抚着他的头发,跟他说,哭吧,真的可以的,你可以给我看你难过的样子,别再装了,我看了,很难受。
但他忍住了,莫关山的尊严,是不容任何人践踏的。他只是看着莫关山,心里一阵泛酸。
聊的也差不多了,莫关山要走了。
“老师,我回去了,您……多保重吧。”
出了学校,莫关山跟贺天说:“走吧,老地方。”
还是那间矮小的简陋摊子,但里面满满的都是他们的青春,那些年青涩的时光。
烤串上来了,还是那个味道,正如当年。
莫关山和贺天闷声喝酒,只有不断碰杯清脆的响声。
不一会儿,莫关山的脸上飘荡起一圈圈红晕,他趴在桌子上,胳膊挡住眼睛,细碎的哭声传出,贺天看着他,心中的苦涩溢满了全身上下。
莫关山抬头,眼角微红,眼中充盈着细微的血丝,他骂着: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啊?!我好不容易熬了过去…我之前过得那么苦,好不容易熬出了头,又几把得了什么癌症…我为什么啊,我怎么这么惨啊?!我他妈的…真难过啊…其实我真的,很几把伤心啊…”
贺天看见他奔涌的眼泪,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一个卸下所有伪装和防备的莫关山。他紧紧抱住莫关山,听着他一抽一抽的哭声,任由他的鼻涕眼泪抹在自己价格不菲的衬衫上,小店里,昏黄的夜灯下,一个黑发男人抱着一个哭的撕心裂肺的红发男人,一遍一遍的呢喃着:
“没事,还有我呢…莫关山,一直都有我呢…”